北京医药行业协会
联系我们 | 加入收藏 | 协会地址 | 相关链接
欢迎光临 2018/8/18 5:14:28
网站首页 关于协会 协会动态 政策法规 京药快讯 行业动态 国际资讯 经济分析 专题论述 为您服务 培训报名 分会园地
  当前位置:首页>>>>
要么被困死,要么被罚死!中药企业究竟怎么办
 

要么被困死,要么被罚死!中药企业究竟怎么办

  医药网3月9日讯 随着国家相关部门对行业的监管力度不断加大,中药企业未来之路依然艰辛。摆在中药企业面前的也许只有两条路:要么不思进取,在整顿的阵痛中死去,要么自我提高“内功”,在涅槃中重生。
 
  但是许多事说来简单,具体做起来困难重重,应该说,当前中药企业所要面对的最大障碍,不单单是自身软硬件设施健全问题,因为在这方面,基本上只要痛下决心励精图治,一句话“注重细节、舍得投钱”就能大有改善。
 
  关键是那些鞭长莫及的外力阻碍,制造麻烦隐患的源头,中药企业既无力改变,而又要承担其严重后果之责任,则是一件令人头疼的事,例如:
 
  ▍药农缺乏农残概念,问题短期依然严重

 
  谈及中药材种植方面,目前我们大家也许甚感欣慰的是:在国家项目资金支持、相关部门大力倡导,近年来方兴未艾、如火如荼发展建立起来的众多的企业、公司基地种植、大户连片承包、以及由多家自我整合、共同联手发展协力进取的那些农业合作社。
 
  应该说,从长远发展来看,在未来之中这种形式更能使我们相关部门,集中化的对中药材种源、种质方面提高优化,农残、激素施药方面做到有效管控。这当然是一件可喜可贺的事情。
 
  但远水解不了近渴,目前若从单方面去看,规模确实不小、形势一片大好,但与整个中医药行业大的原料需求方面而言,仍然微不足道,这点成绩所带来的果实,还是杯水车薪、远远不能解决企业当前实际的燃眉之急。
 
  企业目前或者短时期内的原材料需求来源对象,依然主要是靠那些无处不在、遍地撒种的药农。
 
  但基于当前广大药农对农残、激素这一块的认识不足,又有经济至上的心理作祟,为了确能保障成果丰收,对农作物、中药材超剂量的使用、喷洒状况一时很难扭转。
 
  其结果是:源头问题药材在企业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之下、或者虽然围追堵截但仍然防不胜防之下、也或者是配伍药材缺一不可之下等等情况,不得不有意或无意之中饮鸩止渴,对某个与药典药要求:成分含量、性状图谱、农残激素、灰分水分等条条框框,实难一一对接的中药材硬着头皮投料使用。
 
  而这种情况,你不做,只有停产,你做了,就要承担后果!对企业来说,确实压力山大。
 
  ▍许多根茎类、多年生药材,原材料质量进展依然路途漫漫
 
  如果说,在药企的努力、在相关政策出台促使引导、在药监部门不遗余力的相互协作之下,那些季节性种植、收获的类似于一年生、“短平快”药材质量,在相应较短时期内能得到有效改善,那么,那些多年生草本植物药材的质量提升,就非是一朝一夕之功所能一蹴而就,则需要时日等待了。
 
  例如:人参、甘草、黄芪等家种药材,在政府、及行业方向引导之下,发展科学规范种植之路已属必然。
 
  但是就目前而言,那些得以规范的低农残、无激素种植的中药材也才刚刚起步,真正从起挖到实际应用还需要时日等待。
 
  而当前已经生长在地里的那许多中药材,又多是由于以往药农在质量观念思想意识淡薄的情况下,种植出的带有大剂量农残、激素“问题”中药材,眼见这些近期或来年将要收获在望的企业生产原料,在一时无法与未来衔接、现实与理想相背的情况下,我们行业该怎么办?
 
  按企业的现实情况,中成药方剂多是配伍而成,一个品种的原料如果因为采办不到符合药典标准的药材,那么整个需要统一配伍的几个、十几个或几十个原材料都要停摆等待。
 
  而像这种被现实情况挤兑限制、又缺一不可的中成药配方,企业中何止一、二,乃是整个行业所有中药企目前所面临的状况。如此,摆在中药企面前的是否只有两条路:一、选择被困死?    二、选择被罚死?
 
  ▍那些不合格的中药材,都到那儿去了?
 

  过去我们所指的“不合格”药材,范畴极小,就是对那些人为恶意的增重染色、掺假制假药材。
 
  而现在我们所指的“不合格”药材,范围就相当广泛了。不要说那些农残、重金属、黄曲霉毒素超标、性状图谱、DNA不符的属于不合格药材,就连当前因灰分水分、成分含量等稍高稍低一点、片形外观厚薄、长短切制不均匀一点,就被统统纳入“假冒伪劣”。甚至目前药典委方面,已经着手增订草案,在未来的2020版药典中,拟将:中药饮片微生物超标就被视为不合格药材了!
 
  按行业人士的话说,过去的不合格药材,那真是确确实实没别的话讲,而现在的不合格药材,冤死的太多!尤其是那些中药企业方面使用的原药材,基于大货来源的不均一性,100%不合格药材品种,有70%的原因应属于采样偏失、化验误判。
 
  要不然,为什么那么多药材,送到甲企检测含量不够,拉去乙厂化验成分含量超标呢?
 
  剩下30个百分比的“不合格”药材,应该属于采收期过早或过迟,或者旱涝年景导致含量不稳定,再或者种植区域属于南辕北辙的次产区货等等情况造成。其实话再绕回来多说一句,纵是主产区的道地药材,你就是采收时间是对的,哪怕是产自同一座山上,山上和山下的质量优劣也是不同,阳坡阴坡(山南山背)的成分含量高低亦不会一样。
 
  山上的药材受阳光照射时间充足,成分含量就高一些,山下的药材因灌木遮挡,采光不足,成分含量自然就低一些。阳坡阴坡的情况亦是如此。——于此也就对应了笔者前面刚刚说过的70个百分比“冤死”的那些,“为什么有些药材,送到甲企不合格、供至乙厂又合格了”的原因——你采样取到“阴坡”的它就不合格,采样你取到“阳坡”的自然就又合格了呗!
 
  当然,再深一点去讲,前面所介绍的,确实达不到药典标准的30个百分比之中,也包括药农为了图效益、图省事所犯下的非主观故意危害之危害:例如红花这个品种为了能达到统一采摘时间,不顾药材质量噴施“日落黄”,全草类药材为了增收丰产大剂量使用“助长、拔节”类激素“壮根灵”“叶面肥”等情况。
 
  结果为了一点蝇头小利,致使某些药材在生长期改变、扭曲了内在性状结构,造成了不好的结果。也当然还有更多其它原因,例如运输、储存、加工不当等原因造成的含量流失或外源性污染等情况,不一而足。
 
  至于那些确系人为恶意染色、增重造假的中药材,依据笔者多年在行业中摸爬滚打、观察见闻实事求是地去讲。还是个人观点:不要说过去这种情况不是太多,就是现在,更是极少极少,可以说微乎其微,纵然夸大了去讲,占有率也不具万分之一。
 
  那么,这些因为以上种种原因造成的30个百分比的不合格中药材又都去了哪里呢?
 
  应当说,这30个百分比的不合格药材,一部分已经被相关部门查扣罚没销毁,一部分还在产地。市场之间流转,一部分被个体经营户加工成饮片,出售给了那些面对严酷现实依然抱着幻想、侥幸心理的饮片企业作贴牌使用,或者个别个体经营户自己通过某种渠道,盗用某厂企之名对外出售、当然这其中更多是某些个体经营户直接“裸卖”兜售给了那些偏远山区、监管疏漏触及不到的乡镇医院、诊所。也由此,产生了为什么近年来屡次严查中,总是以中药饮片为首成为重灾区原因之一吧。
 
  也许有人会说,从比例上去讲,这不合格品种中的30%,在全国药材总量上也不占主导地位啊?但是,大家可不要小看了这30%,前面章节我们已经谈过,30%的牵扯面甚大,如果我们的药企等着配伍使用的原材料某个品种,就在这不合格的30%之中,那么将直接影响到其它药材不能同时投料生产成药。
 
  换句话说,这不简单的30%,打击的不是某一个“点”而是整个中药材行业盘面。去年行业中“光荣牺牲”的157家企业,和被弄的“灰头土脸”点名通报的341家药企,以及今春被屡屡曝光点名的众多厂家,除其它极少原因外,就多是栽在这不合格的30%之上的。
 
  ▍励精图治谋大计,相依相扶才相宜
 
  综上所述,应当说,就目前而言,我们的相关监管部门和中药企业乃至整个中医药行业的思想觉悟,还都是保持高度一致的,大家都有一个共同的愿望:就是如何尽快、尽最大努力,把行业方方面面的整体质量搞上去,力求达到全民用药安全,以不负其职责和国家、人民的期望。
 
  但是,中医药行业当前毕竟还有那么多确确实实的顽疾沉疴存在,仍需要一定的时日待以衔接、修复、完善。尤其是中药企业方面,未来路程仍然艰辛且远,在这一点上,企业的不足与努力仍需要得到监管部门的理解与肯定,而监管部门的工作更需要企业的倾心配合与支持。
 
  于此,大家才能心朝一处想,劲往一处使,以求行业全面达到凤凰涅槃华丽转身,踏平坎坷成大道!

(2018/5/31 10:26:36  赛柏蓝    阅读1946次)

北京医药行业协会 公众号

Copyright 2003-2016 percentred by Beijing Pharmaceutical Professiion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
北京医药行业协会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
ICP备案号:京ICP备1101603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