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京医药行业协会
联系我们 | 加入收藏 | 协会地址 | 相关链接
欢迎光临 2018/12/10 3:47:19
网站首页 关于协会 协会动态 政策法规 京药快讯 行业动态 国际资讯 经济分析 专题论述 为您服务 培训报名 分会园地
  当前位置:首页>>>>
中医药危机:中药太假?还是骗子太多?
 

 中医药危机:中药太假?还是骗子太多? 

  医药网11月12日讯 说到“中药太假”一事,对于中医界而言,那是一肚子苦水和愤慨!
 
  所谓的“医好、方对、药无效”,指的就是近年来中药材或中药饮片方面被人为掺杂使假,造成疗效不实,最终累及到中医声誉受损的问题。
 
  也因为这样,社会上曾一度出现了“中医将亡于中药”之说。
 
  那么,中药真的假么?
 
  也确实!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,曾经有那么几年,由于中药材行业失控,市场上曾一度出现极少数人熏硫染色、制假售假现象,极大地危害到了公众用药安全,败坏了行业声誉。
 
  但是,近几年来,随着国家相关部门对此方面加大了打击力度,寰宇顿清。中药材行业很快扭转了不利局面,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向好发展趋势,市场上已经很少再看到假药的影子。
 
  那么,中药方面的问题解决了,中医的问题就跟着解决了吗? 中医今后的日子就会坦途大道、一片光明了吗?
 
  不见得!
 
  当前“中医西化”的问题,甚至比“中药太假”的问题还要严重,还要难于解决!一些中医院校挂羊头卖狗肉、打着中医学科的招牌,教的却是西医学科的课程。
 
  一些中医院门头上挂的是中医院的牌子,搞的却是西医的设备,开的多是西医的方子,给病人用的多是西药针剂!
 
  目前社会,中医不是没有施展身手的阵地,而是在自己的“阵地”上迷失了自我,被人为地束之高阁或偏安一隅,成了一个有名无实、挂着“酒旗”却很少卖酒的酒家。
 
  中医施药讲求的是升降沉浮、四气五味;中医诊治靠的是望闻问切、斧标治本。
 
  但药典对中药的合格与否规定标准,却是由理化出来的“成分含量”定调。西医的学术后来居上,却能做到不断地挟持着中医“削足适履”。
 
  所有的关怀都对中医中药说“我爱你!”,所有的现实又都向中医中药提出了先决条件:“爱你的前提是你必须向我看齐!”……
 
  如此,中药的“自我灵魂”在哪里?中医的未来出路在哪里??中医药文化今后的传承又在哪里?这都是让人剪不断、理还乱头疼的问题。
 
  打个比方说,就是如果——最后连“中医西化”的问题都解决了,中医是不是就没有问题了?也完全不是!
 
  中医方面有些问题是历史遗留问题,而有些问题,是由时代的发展繁衍出的新问题。
 
  例如:个人理解,西医与中医的医治方法不同点在哪里?——西医治标!同样一个肿瘤患者,一通检查下来,西医“一箭穿心”直指病灶,上去一刀,摘除了!干净利落。好了吗?好了!肿瘤都摘了可不就是“好了”。
 
  中医可不是这样,中医治本!中医想的不是光为了“拿下”肿瘤完事,他考虑的全面。肿瘤是怎么形成的?盐打哪儿咸,醋打哪儿酸?他要扒扒根!然后发现问题所在再一举从源头老根上“前剿老巢、后打援兵”固本祛邪、除恶务尽。
 
  再打个比方说:这就像车子行到某村口时,突然车胎被路上的一堆碎瓶碴扎破了。西医的“医治”方法是:上去“噌”一下把扎进的那块“碎瓶碴”拔了出来,然后“三八五除二”火补一下充充气,好了!开走吧。
 
  中医不是这个样子,他不但要“拔刺、补胎”,他最大的用心之处,就是想知道你的“车胎”在村口什么地方扎的。干什么呢?他还要拎把扫帚跑去把那堆“扎胎的碎瓶碴”统统从路面上扫到沟里去,达到全面清除。
 
  换个方式讲,中医这种方法等于是:治病归治病,重点更要把身体调理好,才能以绝后患、百病皆除。
 
  但这样一来,中医的功夫就费大了,文火慢炖,用时超长了。与西医的“一刀了事”和很多病患“速效求成”的想法与要求不相符合了——换句话说,就是中医跟不上时代节奏了……
 
  事实就是这个样子,现在的社会,人心浮躁,衣食金钱、功名利禄,大家一个个忙得脚下生风,别说平时有个伤风咳喘的小病没有时间蹲家坐等中药“瓦罐煎汤”,就是40度的高烧,有人还摇摇晃晃地赶火车出差呢。别管是在办公室内还是客车上,顺手丢嘴里两粒药片,喝口水辅助吞咽了事,这样的“工作狂”不少啊。
 
  再说得夸张一点,就是有些人当真大病在身躺倒了床上,他还想着让医生“怎么快怎么来呢”,最好一刀子下去,该切切、该摘摘!别麻烦事!明天——不,看我能不能在半月或二十天后下床出院!唉,还等着出门办事,忙得很哪……
 
  如此,中医的诊治方法就达不到“客户”要求了。门可罗雀之下,中医一向的做派又是宁愿守志如节,诊疗处方方面往往也不肯随形势有所改变迁就。
 
  例如有时某个中医好不容易捉到一个病人,顿时就像遇到娘家人一般亲热地打开了话匣子:“哎,你这个病啊,需要三个疗程,一个疗程10天。一日三次分早、中、晚煎服。预计啊,最多六个疗程病就彻底除根了……”
 
  这时候,中医还在那一边低着头写医嘱,一边叨咕呢,一抬头,病人不见了。哪去了?人家听了害怕,接受不了你这六个疗程“钝刀子割肉”的“熬人”功夫,早一溜烟地奔西医搞“一刀切”去了!
 
  这算不算中医的问题?……
 
  另外,西医的“成果”是外向共享型的,一款新药投放市场,即可撒遍全国走向世界,病人只要读下医嘱对症服药就行了,普及面是相当广泛的。
 
  而中医的“经验”是保守型的。自古讲求“传男不传女”“宁舍千金、不传一方”,纵使有师傅带徒弟的,不到最后快要入土阶段年龄,瞒了一辈子的几个绝密”配方要点”也是不肯倾囊相授的。
 
  有载:医圣张仲景写《伤寒论》时,知有一医施药极效,求之以方。但人家世代相传赖以生存吃饭的“独门绝技”安能轻易相授让你随便录入大白天下?自然予以拒绝。如此保守历代千古不变,一直各自墨守成规。
 
  且不论其中是非曲直,就中医药本身发展而言,良方再有奇效,一生各为己有,难以通达共享,纵有名医心存普世之心,一人之力毕竟有限,竭力所能,也不过日诊三、五十人,又能救得多少世间疾患?
 
  这也是中医药历时千年、却日见凋零,一直得不到发扬光大问题之一。
 
  言至此,有人说了:中医之所以这么做,意在保护各自中医药经方不被外人剽窃。很多传世经方正因为公开或泄露了,才让某国偷天换日、改头换面制成了“汉方药”——最后用中国人的国粹拿来再去挣中国人的钱。
 
  这话说的看似极有道理,但就奇了怪了,按说中国自己的东西,拿出来自己搞知识产权保护或开发,不说易如探囊取物,至少还有个“近水楼台先得月”的捷径,怎么就偏偏让“小偷”偷了去,并注册成了人家的成果? 问题都是出在哪里呢?
 
  恐怕这已是牵涉到历史的问题,也不是中医药领域本身范畴所能把控的话题了——但这却是值得我们整个社会、民族自上而下都有必要进行反思和牢记的“前事不忘,后事之师”之教训。
 
  过去的业已过去,未来已然要来。
 
  在当今社会信息如此畅达的今天,我们要做的就是尽快把老祖宗遗留的东西搞好产权保护,让国粹能坦然地行走在阳光之下。
 
  除以上琐论之外,中医药行业其实还有一些问题。
 
  例如中医这个行业“伪中医、伪专家”太多,当前也是一个比较突出、现实的的问题!
 
  什么是伪中医、伪专家呢?“伪中医、伪专家”指的就是那些让人看着道貌岸然、其实四处招摇撞骗的中医药骗子!……
 
  先说说伪中医吧!所谓的伪中医,有两种类型,一种是“大仙”型,一种是“坑爹”型。
 
  大仙型的多会“气功、魔术”,冲天虚空一把“神仙抓”,咧开大嘴再喷一口酒精“霹雳火”,趁着病患一不留神便把指甲缝里藏着的老砖灰朝水碗里轻轻一弹!
 
  好了,2000元一碗的“专治各种治不好的癌症”之“神仙水”出炉了。
 
  而去求治这种绝症的病人,多是遍访名医,求生无望,赶巧遇到这么个坑爹的主,形如汹涌汪洋大海之中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,焉有不任其宰割之理?
 
  再说说这第二类“坑爹”型,就是那种经常铺个地摊、弄个小马扎坐在马路边“牛骨充作虎骨卖、疑难杂症门门通”的江湖骗子伪中医,也不是什么良善之辈,干的更是天打雷劈的勾当,挣的多是老年“三高”人群的黑心钱。
 
  如果说,前一种伪中医的“神仙水”是无效的,那么,这后一种伪中医的“祖传秘方”可就真是“用之有效”之药了。
 
  你不是经常肠胃不适、跑肚拉稀吗?没关系,坑的就是你!给你配一些一抓一把、不值钱的草草棒棒清热解毒的中草药,说是配伍特效药,其实那都是一些障眼法,蒙人的。
 
  真正治好你痢疾拉稀的药,是他那包碾成“粉面”、让你分辨不得的的“祖传秘方”——这个祖传秘方又是什么玩意呢?说了能让人笑掉大牙:就是“痢特灵”等几种西药碾成的“粉面”,包好让你大剂量的服用。
 
  你想啊,都“大剂量的服用”了,肯定得有一定效果吧?……
 
  还有,既是专坑“三高人群”老年人的技俩,高血压病人自然更不能放过。仍然是一抓一把的草药棒棒充作障眼法,“那些让你无从辨认碾碎的降压灵”才是主要的“祖传秘方”,依然让你超量服用,不信你的血压“降不下来”。
 
  说到这里,有些中医可能坐不住了,你这讲的不是中医的问题啊?怎么江湖骗子干的歹事,也要归结到我们中医头上?
 
  其实,这些个问题,不是笔者要把它硬是“安在”中医的头上,而是公众想当然地要把这个“冤大头”推给中医来当的。
 
  你想啊,许多骗子已经坦坦然扯到中医上了,我们的中医界人士仍然能正襟危坐、故作无视。最终,百姓受骗,苦大仇深,找不到出气出,他本来就是奔中医去治病的,用的又是“中医的方子”,最后出了事情,不怪中医,难道让他去怪西医不成?……
 
  此外,中医本身身负传承,肩担国粹,竟然面对行业骗子的咄咄相逼而无动于衷,这种事不关己、己不关心“各扫门前雪”的心态,也确实应该改变一下了。
 
  至少面对那些已经危害到我们中医药领域的鬼魅宵小之徒,我们行业要有一股“群起而揭批、愤然共同维权”的凛然正气才是。
 
  说过伪中医,我们再说说伪专家的事。
 
  远的不说,自上世纪改革开放以来,受市场经济催化,中医药文化也跟着大放异彩。彼时,那些依附在中医药学领域的伪专家骗子就多如牛毛。
 
  尤其是到了90年代中后期伊始,一些个急功近利的“保健品”生产厂家,随便弄几味中草药勾兑出一些虽无疗效但却喝不死人的化学糖水,什么这个“精”,那个“液”的,明明是药食同源的普通卫食健字保健饮品,却硬是打着“具有多种神奇疗效、可以包治百病”的宣传口号充作国药准字药品来卖。
 
  请一些红口白牙、巧舌如簧、哄死人不偿命、要钱不要脸的伪专家、老骗子,油头粉面,登堂入室,天天在广播、电视上冒充中医世家N代传人、名老中医祖传秘方,以及诸多自封“教授、学者”头衔大肆宣传鼓吹什么“七天一疗程、仨月见奇效、半年百病消…”等等鬼话连篇的相关诳语,骗尽了天下患者,伤透了世间人心,坏了中医药名头。
 
  要说那些游走在社会上东游西荡的江湖骗子、不学无术的伪中医、自吹自擂的坑爹“大仙”行无定性、飘忽不定,往往很难一时找到踪迹,无从维权。
 
  那么,面对装模作样趴在电视媒体上信口雌黄的伪专家,明明指鹿为马,拿着“保健品”当药卖,我们的老百姓如果因为医药知识欠缺看不懂,难道我们整天与药品为伴的中医大师们还能看不懂吗?
 
  现在这个时代,两个小孩因为一块橡皮泥打架,孰是孰非,都知道向家长或老师告状。多少年来,何以中医界那么大的队伍,少见几人冲天一怒? 或公开揭批?或诉诸法律?或求助于公众媒体喉舌?或联名上书相关协会、单位,力求将这帮伪中医、伪专家丑陋行径曝光于光天化日之下,以达到还中医药界一个清誉呢?……
 
  这难道也不算是中医或中医药界自身“不努力、不作为、不抗争”的问题吗?
 
  如果中医或中医药界相关各方不能首先正视以上这些与自身有关、间接或直接的问题并加以主动解决或集体声讨,以达到伸张正义,而只是把中医难以发扬光大的症结焦点集中放大到某一层面,一味地怨天尤人。最终,就是所有的相关支持方以及整个社会都去给中医药鸣锣开道,中医依然是走不出去的。
 
  中医危哉!或者,未来真正能救中医的不是别人,正是中医自己。
 
 
(2018/12/5 15:47:47  赛柏蓝    阅读151次)

北京医药行业协会 公众号

Copyright 2003-2016 percentred by Beijing Pharmaceutical Professiion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
北京医药行业协会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
ICP备案号:京ICP备11016038号